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可爱的家

欢迎来我的小屋坐坐啊~~

 
 
 

日志

 
 

似水流年(一)  

2007-06-11 00:32:49|  分类: live spac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否认每年的这个季节都会多少有些怀念那个有特殊意义的六月,毕竟那是我一生的转折。然而四年后的现在,那些回忆去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汹涌地浮现上来。我站在又一个轮回的终点,回望当年青色懵懂的自己、那个火红激荡的六月,感伤。
我一遍遍地在心中捡拾那些片断,反复回想当年走过的历程和做出的选择,希望能够于今天的现实得到印证,让我能依然微笑着、坚定地走下去
开始
    2002717日,02年高考结束一周后。
我的暑假比大多数即将进入高三的同学提前结束。
北方内陆地区的七月,恰是一年最炎热的时节。而我的高三生涯就在那时开始于学校一间闷热无比的化学实验室——化学小班集训,为了九月份的化学竞赛初试。
我所在的高中,一向以突出的竞赛成绩著称。每年都有相当数量的毕业生靠竞赛保送进入名牌大学。保送作为一种升入大学的捷径,一直都是很多学生梦想的事情,因此学校每一级都有一大批热衷于竞赛的同学。自己大概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才去搞竞赛的吧,只是没有很强烈地想要争取保送,更多的是把它当作平时学习的一个促进,所以没有想大多数人那样一进校就很有计划地在做这件事,以至于知道自己预赛通过了的时候竟然感到非常尴尬:本来无意于此,想着预赛不过的话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退出;但预赛通过就意味着我必须继续搞下去,继续搞下去就必须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而我的前期工作准备得并不充分,预赛也只是刚刚过线,要想在五个月里面(预赛是四月中旬的事)基本上自学完成四门大学课程对我而言简直就是神话了,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况且就算能够争取到保送资格,结果未必就比高考要好,因此我不愿意为了这个看上去很诱人但并不实际的目标放弃跟高考有关的一切。
但是我不能直接对外说我决定放弃竞赛,至少在爹那一方面就不好解释。以他看来知难而退的人是懦弱的,不去努力肯定不会有结果,而主动放弃机会更是不能理解。如果我正面提出退出竞赛,显然易见的结果就是一场无法避免的辩驳以及最后我作为女儿无可奈何地妥协,所以我只能选择消极抵抗。好在高二的时候我一直住在外婆家,我的具体活动都不在爹娘的视线范围之内,绝佳条件。
小班集训之前曾经选拔过一批同学参加全省的集训,我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不在其列,虽然爹提出说可以通过他在大学里的关系帮我办进去,但是我拒绝。我到现在都奇怪的是,爹竟然没有坚持,也许他也并没有十分期许我能靠竞赛上大学,许是我太敏感了些。不过一直以来我都很怕进那个预赛结果公布之后为化学小班单开出来的实验室——那个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几乎所有通过预赛的人都是实验班的,那些同学因为同班,之间都很熟悉;普通班的人只有七个,分散在各个班级,在那样的环境下就像是被游离了一般,完全没有办法融到里面去。如果只是在那里上课问题还不是太大,但如果是自习的话简直就郁闷到想让人爆棚——我像是空气一样的被无视。所以每次去实验室,我都挑最后面靠近后门的位置,好能在适当的时机随时溜走。
我抱着不断回避的心情消极应付着这个在我内心实际上已经放弃了的东西,但就是没有勇气面对老师和家长。跟爹聊天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着有关竞赛的话题;在校园里碰到负责竞赛的老师我也像是老鼠见猫般的躲到一边。集训的开始阶段,学校请了一个大学教授来上课,那个时候我还勉强去听听课;到后来就成了整天整天的自习,每个人都拿着各种各样的资料研究、相互讨论,所有的一切也终于到达了我能够忍受的极限。我坐在足以使人中暑的实验室里,盯着面前高深无比的大学课本和根本没有任何头绪和思路的模拟题,头晕、胸闷,心中无比烦躁。最后,终于不再顾及他人的眼光,干脆不去了。尽管自从少掉了那批去省集训的同学之后,实验室里谁来谁没来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尽管化学竞赛的指导老师每天都会到实验室来,对于我的缺席肯定会说什么,但是我都已经无法去顾及。只要能让我逃离那个压抑的环境,不管是什么方式不管别人接不接受我都不在乎了。而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再迈进那间实验室半步。
终究我还是没有参加初赛,那张准考证被我一直压在铅笔盒的最下面,我甚至不敢拿出来再看它第二眼。而我却报名参加了数学竞赛的预选赛(那两个考试刚好在同一时间),坐在另一间教室里做那些晦涩难懂的数学题,为的只是消磨掉那个上午,更好地隐瞒掉我缺考的事。直到现在家里也不知道当年我翘考的事,我以成绩太差为由始终不肯告诉爹自己考了几分,所有的一切都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了秘密,无疾而终。

但我一直都很感激那个化学竞赛的指导老师,同时也是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现在好像已经是副校长了)、学校学科竞赛的总负责人和我们省化学竞赛的金牌教练。不管怎么说,他包容了我的任性,对于我的“无故失踪”没有刻意追究但更没有视为我自动放弃而取消我的考试资格。初赛前两天他特地找同学给我送准考证,在拿到准考证的时候,我的心情一下复杂了起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自私和懦弱:为什么就不能光明正大的退出,不能面对老师把一切说清楚呢。但毕竟,我不是什么争气的学生,本来也就不值得他去费什么心思。对于我的变相放弃,默许,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