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可爱的家

欢迎来我的小屋坐坐啊~~

 
 
 

日志

 
 

自我发泄  

2007-08-11 17:07:42|  分类: 口水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想法了,我的话就这么容易被误解么?我之所以说医生没有钱,并不是说我现在很穷,没有钱,需要资助。我不是个花钱如流水的人,我的生活并不是开销很大;我说没有钱的意思是说,我们作为医生的价值根本没有体现。同样是读了这么多年书的人,别的专业可以一毕业就找到月薪四五千的工作,而我们就算读到博士也得等干到主治级以上才能有这个数,也就是说要到30几岁才跟人家大学刚毕业的挣得一样多。因为医生完全是靠经验和年资,因而这种晋升和工资的问题是完全没有例外的。我所愤懑的是个人价值根本没办法体现。工资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其实是一个人能力和价值的体现,说的俗了,就是面子问题。退一万步说就算一辈子清贫我也认了,穷有穷的活法,可是看看现在医生的地位!昨天早晨值完班出去买早饭,看见华山医院门口一横幅“坚决抵制医闹行为”,我当即无语。这两个星期在传染科,也是真正体会到患者家属有多少烦人:同样的问题反反复复解释若干遍,还是要问。我们医生已经是尽最大限度的替他们考虑了,居然最后还是只能落埋怨,为他们做了这么多,谢字都没有!所以我才会怀疑自己的初衷:干嘛来当医生?读一个轻松点的专业,去公司不是很好么?不用这么累,钱也不少挣。仅仅是随着自己的兴趣来果然是靠不住的!

再有,我不需要别人一再跟我重复“学医很好”。因为我自己太清楚了,这根本就是一个错到家的概念。看看bbs院版,但凡有非学医的人来咨询学医的事情,必受到众医学生劝解“千万不要学医,云云”。现实一点不好么,认识一下自己当年选专业有失误不对么?为什么要自我麻痹呢。我从来就没有认为过付出一定要有回报,也从来没有对我作过的事情后悔过。对人对事都是这样,我知道肯定有人在说我傻,连我自己都这么认为。但是我就算承认我选择学医是一个错误,也不代表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是爱我的专业的,至少现在是这样;哪怕我以后改变了心意,也不会因为我花了如此多的心血和时间而觉得可惜。这都是我的人生经历,我会一辈子珍惜。但我又觉得不爽的时候,我需要发泄,我觉得不好的地方我批判两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我已经做过的决定不会轻易更改,这点我想爹娘应该很清楚才对。

我觉得我有必要澄清几个问题:

1。我最大的理想是做一名妇产科医生,至少到现在还是这么认为的。做医生是因为我喜欢自己的专业,至于为什么选这个科,说得冠冕堂皇一点,女性是需要特殊关爱的群体,而且比起其它科经常看到治也治不好的病来说,我更愿意看到新生的开始。

2。对于我的恋爱婚姻问题,目前是白纸一张,但是有一条是肯定的,我绝对不会做全职太太!我讨厌被认养的感觉。根本原因是因为我的安全感永远不会来自于他人,我比娘要独立的多,对于家庭没有这么强的依附观念。

3。我早就不是单纯的小孩子了,有些话根本没有必要说。但我不爽的时候还是要发泄,如果你们不知道说什么合适的话,那么沉默吧,我不会怪你们。

4。很多事情你们不是很了解,还有一些事情你们根本不知道。因为我们之间有代沟,我不可能什么都跟你们说。所以有的时候我很不愿意讲话,不是因为不想跟你们交流,而是因为我们在世界观、人生观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我不愿意引来不必要的解释上的麻烦。

5。我从来都没有认为这个世界有多美好,而且我心态一向悲观(从小就这样,这个你们大概不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习惯把事情往最坏处想。我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认定的事情我会努力去做,超出我能力和兴趣范围之外的事情我不会尝试,就算它的确很有好处。

6。我知道自己的缺点根弱项,知道自己有多恶劣。我其实一点都不乖,我老是惹你们生气让你们担心,但我不是故意的。我承认我很自私,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所以如果我真的让你们觉得很生气,千万别放在心上。

又把话讲得过激了,我果然还是改不了愤青的本质。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